English邮件在线
English 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学院网站 部门网站 热门站点 图书馆 | 邮件在线
学术报道

考古学系列讲座第14讲回放:天碧台阁丽 联蜀冈上下以为城

考古学视野中的唐宋扬州城遗址

2019年5月11日下午3:45-6:30,应我校社发院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江苏工作队队长汪勃研究员在我校随园校区600号楼117报告厅,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主题为《天碧台阁丽 联蜀冈上下以为城——考古学视野中的唐宋扬州城遗址》的讲座。此次讲座是我校考古学系列讲座总第14讲,也是考古名家讲坛第10讲。讲座由王志高教授主持,文博系本科生、研究生及校内校外其他人员共计一百余人聆听了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汪勃研究员结合个人的工作经历,谈到考古工作者有了扎实的田野考古发掘基础,做好了自己的研究课题,再次去“学”,将实践与理论相结合,才有可能从物质研究逐渐步入精神文化层面的研究。随后,他剖析了讲座主题,并以杜牧《扬州三首》之三和《雍正扬州府志·城池》中相关内容入题。(杜牧《扬州三首》之三:“街垂千步柳,霞映两重城。天碧台阁丽,风凉歌管清。纤腰间长袖,玉佩杂繁缨。”《雍正扬州府志·城池》:“唐为扬州,城又加大,有大城,又有牙城,南北十五里一百一十步,东西七里三十步,盖联蜀岗上下以为城矣。”)  

 

汪勃研究员详细介绍了扬州城遗址的地理位置、沿革概要、研究简史和考古发掘简史。

“扬州”之名最早见于《尚书·禹贡》“淮海惟扬州”,《周礼·职方氏》中有“东南曰扬州”,此“扬州”为禹划九州之一,虽包括广陵地区,但其地望大约包括今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和广东的一部分;西汉、魏、吴、两晋和南朝时期的扬州也都是较大的行政区,治所在寿春(安徽寿县)或金陵(江苏南京),都不在广陵,故不能与隋唐之后的扬州城混为一谈。

扬州历史沿革大致分为六个阶段:春秋时期“吴城邗沟通江淮”——肇始时期;广陵城——成长发展时期;隋江都宫和东城——快速发展时期;唐扬州城——鼎盛时期;南宋扬州城——偏安时期;明清——再建并繁盛时期。扬州城遗址的相关研究始于清代中叶。抗日战争前,刘师培、罗振玉收集考证扬州城唐人墓志。20世纪40年代,日本学者安藤更生绘制了“扬州城附近要图”,其《唐宋时期扬州城之研究》一文,较为系统地研究了唐宋时期的扬州城遗址。其它成果如姚迁《唐代扬州考古综述》、顾风《扬州考古五十年》、李廷先《唐代扬州史考》。最新考古发掘报告有《扬州城——1987~1998年考古发掘报告》(2010年)、《扬州蜀岗古代城址考古勘探报告》(2014年)、《扬州城遗址考古发掘报告1999~2013年》(2015年)。

1963年,开始对扬州城遗址的考古调查。1975年开始,南京博物院等单位配合基本建设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清理了唐惠照寺、唐河故道和木构桥梁及一些手工业作坊遗址。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南京博物院、扬州市文化局(2005年起改为由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参加)联合组成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勘探发现了杨庄西门和化工学校东门等门址,发掘了罗城城墙、罗城8号城门、罗城水涵洞、宋大城西门等遗迹。2000年之后发掘了唐宋城东门、宋大城北门和北水门、扬州城南门等遗址。2011年开始,发掘研究工作的重心再次回到蜀岗城址。

唐扬州城

 

 

汪勃研究员着重介绍了唐宋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发现,分别以“天碧台阁丽——蜀岗上的隋唐宋时期城址”和“联蜀岗上下以为城——蜀岗下的唐宋扬州城遗址”为例,相关考古资料极为详尽。

关于蜀岗上的隋唐宋时期城址,汪勃研究员指出,春秋时期蜀岗城址为“吴城邗”,战国时期楚向西扩建成广陵城,汉代在楚广陵城东北增筑“附郭东城”而成汉广陵城,六朝广陵城、隋江都宫和东城、唐子城、南宋堡寨城均与汉广陵城范围近似,宝祐城缩至蜀岗古城西半。

蜀岗古代城址沿革示意图

 

 

他还指出,城门是城池的出入口,涉及城池的中轴线及其他轴线,与城内形制布局密切相关;城门的沿革情况,反映着不同时代建筑技术、建筑构件等样态。扬州城的城门遗址,因其城池沿革的复杂性,而显得尤具特色。考古发现的城门,主要包括蜀岗古城北城墙西段东部城门遗址、南宋宝祐城相关城门等。此外,在蜀岗古代城址内找到了一些不晚于宋代的道路或车辙,结合城门位置、地方志中历史地图中所绘道路以及考古勘探的结果,扬州蜀岗古代城址内的道路网已经揭开面纱。

关于蜀岗下的唐宋扬州城遗址,据汪勃研究员介绍,唐扬州城外轮廓线四面城墙的长度约为东7325米、南3235米、西5425米、北2170米,周长约在18055~18155米左右。唐罗城至明清时期扬州城遗址的相关考古发掘,主要分为城墙、城门的发掘与勘探调查、城内的发掘调查三部分。城墙部分,对东、西、南、北城墙均有发掘。城门部分,从调查勘探发掘结果,结合文献记载来看,罗城墙上或有12至14座陆门、7处过水类设施(确认1处水门、1处水涵洞)。罗城的西墙、东墙上各有4座陆门。南墙上有3至4座陆门,徐凝门西侧是否有东南门尚不能确定。北墙上或只有参佐门,在参佐门之东有与徐凝门南门对应的北门的可能性较小。城内的发掘调查,主要以河道和桥梁、排水设施、城内建筑基址为主。

汪勃研究员指出,宋大城系就唐罗城东南隅修筑而成,故其东门、南门和南水门与唐罗城东门、南门有关联;宋大城西墙和北墙同期所建,其时代为五代后周~南宋(元)。宋大城四面城门的发掘,较为全面地展示了后周、北宋至南宋时期各座城门的形制布局及其变化。北宋初期的宋大城除南、北门仍由唐罗城内的南北通衢及其西侧水道相连,南门沿袭原唐代罗城的瓮城与水门防御结构外,东、西、北三门皆未加设瓮城,南宋时期形成多重防御体系。

  

扬州城遗址考古发掘航拍图

 

 

 

 考古发现的唐代南门第Ⅱ期瓮城东墙外侧 

 

 

 汪勃研究员介绍了扬州城遗址出土的实物,重点以城砖为例。他说,扬州蜀岗古代城址在汉、晋、南朝、隋唐、杨吴、南宋等时期都用砖包砌,而蜀岗下城址使用城砖更多。扬州城遗迹相互叠压,构成遗迹本身的诸多要素就成了判断遗迹时代的主要佐证,需要建立谱系,诸如瓦当、筒瓦、板瓦、城砖、夯土等建筑构件。为此,首先应建立扬州城城砖谱系,归纳出土的汉至唐宋时期城砖铭文内容及城砖铭文的书体、铭刻位置、方式方向、城砖的规格尺寸和烧制特征。通过城砖铭文内容与相关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结果的相互比较佐证,可以推定各种城砖的烧制时代,建立不同时期的城砖序列,为关联遗迹相对时代的判断提供重要的佐证资料。

北门壁城砖 

 

  扬州城遗址考古发现的唐青花瓷残片

汪勃研究员介绍了扬州城“城水互动、文化多元”的特点。他分别从春秋吴邗城,扬州城遗址与江水、运河的互动,隋唐淮南运河过扬州唐罗城段位置,扬州唐罗城形制与运河的关系,扬州城遗址的水门和水关五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汪勃研究员总结说,扬州城是一座因水(吴邗沟)而城(邗城)、因城(广陵城、江都宫)而河(运盐河、隋邗沟等)、因河(淮南运河)而市,再因市因水(江水南退)而城(唐罗城)的城市,唐宋时期的扬州城具有城河一体、城门较多、河道纵横、桥梁甚多等特征。

在评议环节,刘可维副教授结合今日扬州城做了大致回顾。他指出今唐城遗址公园就是讲座中介绍的蜀岗。隋代在蜀岗区域建造了江都宫。唐代,江都宫先后变成了江都大都督府和淮南节度使驻地,一直是政府重要衙署所在地。通过一系列考古发掘,汪勃研究员把江都宫的中轴线最终确定,这是对扬州城市考古的重要贡献。

文/虞金永

图/张弛

  • 更新时间

    2019年05月15日

  • 阅读量

  • 供稿

    社发院

  • 文字

    虞金永

  • 图片

    张弛

南京市仙林大学城文苑路1号,
邮编 210023
sun@njnu.edu.cn

Copyright ? 平台真人博彩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07121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321号

分享到